鲍比  
上帝在你心里

自如

压力特别大的时候,觉得自己那整段时间都有抑郁症,况且本来就有这方面的倾向。学业压力是前所未有的,来英国出了学校和伦敦我基本没时间去其他城市,也没有玩的心情。这学期每周两本书,三四篇学术论文,外加自己创作剧本和各种presentation,已经让人无法喘息;更让人倍感折磨的除了学业还有社交压力,在一个全部都是嘴快脑子灵活的英国作家班上,作为唯一个中国人,跟上他们的节奏就已经很困难了,一开始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,然后觉得无法在速度上跟得上他们,那就在说话的质量上吧,但仍然觉得很难和同班的同学产生真正的共鸣。五月份就要带着自己的剧本去伦敦和演员合作了,这个曾经的梦想,现在让我一度想放弃,很怕他们Creative Writing专业的英国人已经彼此熟知,三五成群,我这个来自其他专业的老外会成为当天非常尴尬的存在。然后因为压力太大开始在脖子上长大面积的痤疮,因为遮不住就变得非常自卑然后更加剧了社交压力,然后就成夜成夜的睡不着,后来尝试冥想控制思绪,做干净的食物填满自己,但是只要一视频就绷不住,一哭哭半个小时说我真的撑不下去了,心理承受能力完全撑不住第二年在伦敦电影学院,不想念下去了。

最后还是撑下来了,撑下来就还好,最后一堂scriptwriting课结束的时候自觉表现满意,同学们都很聪明有趣,剧本有时候写得让人啼笑皆非,演起自己写得剧本来也不输专业演员,能让其余的观众都笑成傻逼,有一个同班女生非常认真的看了我的剧本,打印出来一大摞,周一pia的摆在我眼前,她写了很多修改的意见,非常感激。这些都是让我倍感幸运的一面。

觉得,人生来孤独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境,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使命,毕业之后朋友联系越来越少,慢慢觉得每个人的旅程都开始非常不一样了,尤其是彻底离开了‘集体’这个概念之后,每个人都有自己西游记。在这个世界上能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已经是相当不易的事情,真心祝所有人好,也是真心觉得不要强行交往会比较舒服,也真心觉得愿意作怪的就自个儿作去吧。

幸好在所有deadline之前有一个复活节让人喘息,想好好度个假,撒丫子玩一个月,最好能和妈妈一起玩一趟欧洲。

最后跟我念,爱谁谁。

 
 

无常

日子本是平平常常,可是到了过节就格外敏感,情人节,端午节,春节,圣诞节,也许人都需要这么个仪式,这么个谎言,来撑住对生活的希望,来自己为自己赋予些积极的意义。因为活着不易,到大了才知道赤子之心可贵,天真可贵,糊里糊涂可贵,能够自己骗自己,其实也很可贵。之前想要走遍世界,知道所有知识,认识许多人,觉得这样才能不片面,后来才发现也许更重要的是,认识自己,认出自己,认出同类,追求自己想要的,喜欢自己喜欢的,重要的是筛选。然后,我可以快速通过五感加上直觉来快速识别同类,这么样的好处就是你不会在陌生人身上多浪费时间了,你知道你的期待可以在什么点停止,你也知道谁最终会和你成为朋友,谁只会匆匆路过;然而也有坏处,那种傻啦吧唧的期待没有了,那种傻啦吧唧的开心也没有了,筛选之后,你要承受的就是孤独了。一个特别深刻的主题,人生来孤独。一个人在一个陌生城市走着的时候,觉得什么时候能回去就好了,但是回不去了,其实哪儿都回不去,隔了五年的家乡回不去了,大学那块小桃花源也回不去了,也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走,其实我不洒脱,看得不开,战战兢兢走着也就靠着匹夫之勇,在这个冷风呼啸夜里的英国小城,我知道我内心深处是恐慌的,但是试问谁又不恐慌呢。没有想到能和你走到今天,从多少个问题之内让两个陌生人相爱,到战战兢兢说只在一起24小时,再到不停争吵和好争吵和好,22岁立的falg,再也不异地恋,也还是莫名其妙就异地下来了,已经快两年了。终于理解恋人特别幸福的时候就会恐慌的感觉,因为会真的怕哪天回首往事,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了,因为一直被灌输的概念是,激情总会褪去的,那种心跳的感觉总会平淡下来的,就好像一直要和你走到幸福的最高点,沉浸其中时,又会害怕真的这就是最高点了。是因为见的太少还是你是例外,心跳加速的感觉一直都在,而且可以一直传到手心,然后手心会收紧,手会告诉我,你恋爱了哦你。即使我们都战战兢兢,也要隔着几万里的距离颤抖着互相取暖,因为只有你了,这个世界上能够温暖我的人,非常幸运地被我找到了。你是筛选之后的人,你也是教会我筛选的人,情人节快乐,我爱你。

 
1 
 
1 
1
© 鲍比/Powered by LOFTER